网站地图 (微信号:shenzhensijiazhentan 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18665287797
网站首页>>抓奸技巧

捉奸在床《一件幸运的事》

作者:清影调查 时间:2016-8-13 3:34:58 本文网址:http://qingyingdiaocha.com/zhuajian/1089.html

    我从来不敢想象,幸运这个词会落到我的头上。
 
    好巧不巧,那天让我在宾馆碰到了单位领导和我美女同事开房。
    捉奸在床(图一)
    我毕业就在这家国企单位上班,在这里工资不高,但胜在工作不累,逍遥自在。但是我因为没有关系,职位一直没有上升。最近公司人事调动,我头上突然空出来好几个小位子,眼瞅着和我同时进入这单位的其他部门的家里有关系的同事光速一样的往上爬,我这心里真是如万只蚂蚁爬一般不是滋味。
 
    操,都是一样来上班,我拼命的程度不差到哪去,总也不见黎明的曙光,这放到谁身上谁都会郁闷。有时我也会幻想着,也许我有个牛逼的亲戚在XX部门,一声招呼把我弄过去,老子从此呼风唤雨作威作福,让美女给老子捶背,领导给我点烟……
 
    呃,好吧,这一切都不可能……不过老子正走在向牛逼奋斗的路上……
    捉奸在床(图二)
    还是说回宾馆这事。那天傍晚大学同一寝室的死党包子大老远从另一个城市过来办事,于是我们顺利会师。包子这厮背景可不简单,听说他老子在他现在所在的城市政府部门顺风顺水,如果不出意外,再过几年就要提正,包子这货可是名符其实的官二代。他家伙一毕业就向他老子弄一笔钱开了间小公司,名字是包顺利网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倒也象模象样,只是不知道赚到钱没有。这厮上学时倒是没有一点架子,和我玩得最开,感情也最好。由于一毕业我们就各自东西,好不容易才有这一次见面的机会,于是一时忘情我们就在路边小饭馆喝高了。那顿酒喝得真是痛快,不知不觉的天就完全黑了。
 
    摇摇晃晃的我们俩就去那家宾馆开了房。呃,不要想歪,其实是我实在没有力气把他拖回我们公司招待寝室了。宾馆还算高档,花了我不少大洋,没办法,包子是我关系很铁的哥们,如果招待不周心里过意不去。
 
    从电梯上到五楼,老子好不容易把死猪一样的包子拖进房间扔在床上,看着那张大床,我心里一阵郁闷。
 
    好死不死的,包子闭着眼砸吧了几下嘴巴,做出了吮吸某种物体的下流动作。
    捉奸在床(图三)
    就这样和他在同一张床上睡一晚上不得要了我的老命!
 
    第一次和男人开一间房,坐在床沿实在睡不着,摸了一把口袋,却发现我的烟忘在饭馆了。
 
    操,那可是我为了招待包子特意买的软中华!
 
    老子烟瘾说上来就上来了,怎么也按捺不住,摸便包子身上的窟窿,发现这小子竟然也没带烟。
 
    没办法只好爬起来出去买包烟。
 
    刚关上房间门,抬头我就愣住了。
 
    我操,眼前这两位勾肩搭背的,不正是我那领导和美女同事白柳吗?!
 
    我被眼前这一幕震得惊呆了,眼神愣愣的盯在领导伸进白柳领口不断揉捏的咸猪手上。那个高山般的部位在他的揉捏下不断变形,薄薄的白色衬衫被咸猪手撑的几乎要裂开。
 
    靠!打死我也不相信白柳竟然跟这老男人有一腿。她是我们部门有名的冰霜美人,皮肤白**大,我们部门人不多,除去几个正副领导,站在小兵队伍里的,加上我一共三男两女,眼前这女人在我们几个禽兽眼里,那可是女神级别的,有她珠玉在前,部门里另一个眼镜妹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平时白柳很少对男人假以辞色,很多人都说她冷艳冰霜,清高清纯不可方物。没想到她背地里竟然是这么一副嘴脸!靠靠靠,亏我以前对她还挺有好感的,一直把她当做我奋斗的最终目标,真是瞎了我的狗眼。
 
    白柳发现我正看着她,不由得脸上一红,眼神再也不敢和我碰触,放在领导腰上的手也悄悄拿开了。
    这时领导也看见我了,他明显一愣,然后若无其事的抽出蹂躏在白柳胸口的爪子,对我说道:“小赵啊,你怎么在这?”
 
    那一瞬间我脑子灵光一闪,仿佛捕捉到了什么。
 
    “付主任,我陪朋友来应酬他的客户呢,没想到这么晚了付主任和白组长也要出来应酬客户啊。付主任为了咱公司真是操碎了心,可得注意身体啊。”
    捉奸在床(图四)
    说完这段话我脸不红心不跳,还满不害臊的作出一脸担忧状。
 
    付主任呵呵一笑:“嗯,今晚小白陪我和施工方谈合同,这帮孙子真不好对付,我也喝了不少酒,多亏了有小白在,唉,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了不得啊。”
 
    “付主任哪里话,主任正当壮年,公司还得全靠主任呢。”我毫不知耻的恭维道。
 
    领导看了我一眼,很平淡的一眼,在我眼中却包含了很多意思。
 
    我忙道:“主任你忙,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微微一笑便想走。
 
    刚走一步却被领导叫住了。
 
    “小赵……”
 
    “嗯,主任还有事?”
 
    “没事。”主任大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我心领神会,轻轻揉了一下额头轻声道:“唉,今晚喝了太多酒,头好疼。”
 
    说罢,连忙快步离开。
 
    走到电梯口,借着墙上玻璃的反光,我隐约看见白柳回头看了我一眼。
 
    那一瞬间,我仿佛看见她眼中隐约有泪光。
 
    我摇摇头,往电梯上啐了一口:“妈的,婊子!”
 
    电梯从五楼依次下降,看着数字变成“2”的时候,我忽然捕捉到了刚才的那灵光一闪。
 
    操,这下老子升职有望了!
 
    首先,在这个小国企里,有规定领导禁止和员工发生有伤风化的关系。这“付猥琐老汉”是犯了大忌啊!
 
    我掰着手指头心道:“而且,这老付的老婆是出了名的悍妇,要是让她知道老付乱搞男女关系,她肯定要来公司闹,这下老付的前途就毁了。如果老子弄到他跟白柳那婊子的几张照片,再用这照片要挟老付,嘿嘿……
 
    电梯下到一楼,门轻轻打开了,我浑身轻飘飘的迈出电梯,这一刻,我感觉酒店大厅女招待也可爱多了。
 
    哎,生活就是这样,你以为前途一片黑暗的时候,忽然就有人给你一把手电筒。
 
    你们说,这是不是一件幸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