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微信号:shenzhensijiazhentan 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18665287797
网站首页>>侦探资讯

要自由的人 婚姻真的幸福吗?

作者:清影调查 时间:2017-2-6 9:05:35 本文网址:http://qingyingdiaocha.com/xw/1770.html

    一位38岁的已婚教授为了将自己从他丈夫身上“解放出来”在洗浴中心跟一英俊男子发生了亲密关系。开始她已经把这件事忘了,直到几个月后她在报纸上读到艾滋病也能通过异性性关系传播。这消息对她震动很大。她“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充满焦虑,失眠,内心躁动,无法专心工作。在这种情况下,她向她丈夫坦白了自己的“失节”,出乎她的意料,他丈夫的反应很平静,而且给了她很多理解:“这事情没那么糟,先镇定下来。”艾滋病检验的结果是阴性的。然而检验结果无法解除她的紧张和不安,对染上艾滋病的恐惧给她的伴侣关系问题蒙上了另一层阴影。
 
    治疗师通过下面这些问题进一步探索这位女性的内心世界:“伴侣关系是一种什么状态?丈夫和妻子是怎样相处的?你丈夫面对你的‘忏悔’所表现的平静和客观是一种内在的宽恕一切的天性,还是表达了一种超脱式的满不在乎,还是‘表演’?对艾滋病的恐惧是不是将注意力的花招‘?”伴侣双方都是在基督教的传统中成长的。对艾滋病的恐惧有了“上天的惩罚”的意义。患者想呼唤这种惩罚降临到自己头上,并通过它将自己变成一个悔过自新的罪人,希望得到宽恕。
 
    她的伴侣无意中加入了这个游戏,给了她“罪之赦免”。艾滋病恐惧的顽固性成为心理治疗的入场券。患者最终处理了相关的冲突领域。
 
    区分三种伴侣关系。
 
    忠诚型:
 
    对他来说,伴侣关系的存续性原则至关重要。出于“我不能一个人,我需要我的伴侣”的认识,他准备为伴侣关系做巨大的牺牲。他忍受挑剔、不可靠、财务问题、不忠,等等。他几乎永远无法主动提出分离。他总是分离的受害者,分离明显地使他痛苦,令他陷入最严重的抑郁。他的问题是对分离(接触、关系)的恐惧,对独立(信任、勤奋/成就)的恐惧和关于“人们会怎么说?”的想象。
 
    遵照忠诚原则一起生活的两个伴侣会首先避讳所有那些使人产生一丁点分离念头的冲突。他们压抑问题,尽管这些问题能使关系变成地狱。将伴侣关系黏在一起的唯一力量是相互依偎的愿望。当问题出现的时候,阻抗立即产生。他们不是将困难投射到对方身上就是找一替罪羔羊,通常是把破坏他们那原本牢固的伴侣关系的平静气氛的角色强加给一个孩子或者近亲。第三种可能是出现症状:身体和精神障碍以及疾病获得了稳定伴侣关系的功能。
 
    公平型:
 
    他倾向于继发能力,对伴侣关系的团队功能依赖性很强。
 
    某些现实能力,比如成就、守时、有条理、节俭和可靠等成为共同生活不可或缺的条件。如果第一种类型表现的是抑郁特征,那么在这里强迫的结构占主导地位。这类人在自己被冒犯的时候首选的反应方式是分局和离婚,似乎不能容忍偏离理想的状态。因此这样的人会迅速寻求分离,从而针对刚出现的焦虑进行压抑、强烈地补偿、在心理和身体上外化。在原发能力领域的缺陷是这类人的特征。我们建议伴侣双方促进现实能力,特别是继发能力的最佳匹配。轻易的分离不能掩饰强烈的分离焦虑这个事实也是存在的。这些焦虑往往不是指向实际的伴侣,而是象征性地指向习得的概念,也就是自己的原生家庭。
 
    失望型:
 
    他寻找分离(脱离)的机会,千方百计地破坏他的伴侣为使两人连在一起所做的努力。伴侣关系问题的责任被归结为对方的愚蠢、不成熟和幼稚。失望型,或者更准确地说歇斯底里型是对忠诚型的伴侣最极端的挑战。忠诚型唯一能够用以抵御失望型的武器是其更强的依赖性,这种依赖性甚至会激起自杀的尝试。两个失望型伴侣相遇会发出特有的动态。他们中的一个通过诱惑使对方对自己产生依赖。当这种依赖性形成的时候,他又远离对方,努力摆脱对方。这种倾向只要他的伴侣为得到他而斗争就会持续。然而当他的伴侣经过巨大努力最终作出决定,自己提出分开的时候,失望型的人又会找理由继续保持这个伴侣关系。他向伴侣施加压力,强迫对方收回决定,包括以自身相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