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微信号:shenzhensijiazhentan 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18665287797
网站首页>>成功案例

如何应对欺骗你的伴侣

作者:清影调查 时间:2016-9-20 23:09:30 本文网址:http://qingyingdiaocha.com/al/1287.html

    在很多正常的社会交往中,谎言对说谎者來说是很有利的,比如可以使他们避免窘迫、负疚感,或者急于寻求他人的认同或物质收益,然而,20%以上的谎言是对别人有利的,用以保护其感情或增加其利益,当残酷的事实可能伤害别人的感情时,人们尤其不会讲出真相,比如,你一点也不喜欢一幅画,却要向创作这幅画的艺术系的学生讲出你的感受,你会做到完全诚实吗,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敢肯定沒有人会如此,通常,人们会说这幅画不是自己最喜欢的,但要给出批评却无法做到,这比做出书面评价还要难。
    如何应对欺骗你的伴侣
    有些谎话显然是为了使自己礼貌待人,增进和别人的交往,我们常常表面同意别人的看法,但是内心却并非如此,我们常会说我们因为某些事开心,实际上并不开心,同样,在一段亲密关系中,我们期待着对方的宽容与诚实,这时候的谎言多是善意的,与对一般的熟人或陌生人相比,人们很少对自己的爱人说自私贪婪的谎言;尤其是与其他关系中的同伴相比,夫妻之间更可能是隐瞒信息,而很少做出明确的虚假表述。
 
    这些方式在说谎者看來无关痛痒,对婚姻关系构不成什么威胁,然而,在面对亲密伴侣的时候,人们仍然会说很多谎,而一旦涉及破坏自己的名声或关系的话題时,他们更会说很严重的谎,与其他人相比,这些谎言更多的是对自己的伴侣说出的,我们所做的最大欺骗常常会发生在自己的亲密关系中。
 
    另外,即使谎言沒有被识破,它也会产生一定的后果,一般情况下,人们认为,无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谎言,都会令人感觉不愉快和不亲密,而对自己的伴侣说谎尤其让人感觉不舒服,尽管在社会生活中存在着较为普遍的谎言,但我们大多数人对说谎的评判还是比较严厉的,显然,人们也清楚,如果对别人说谎,自己也会于心不安,而且,在亲密关系中,说谎也会降低对方对自己的信任,甚至不再尊重自己。
 
    小雨最近就遇到了老公欺骗的行为,这使她苦恼不已,以下是她的自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老公不喜欢呆在家里了,也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学会了说谎,那段时期,为了照看儿子,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围着他转,常常睡不好,白天上班累得不行,晚上还要照顾儿子,所以等我发现他在家里的时间越來越少的时候,他的谎言已经练得如火纯青了,记得有一次,因为他说谎,我们大吵了一架,当时我头脑发热,用一把美工刀割了自己两刀,那天,他告诉我说要加班,但他人却不在办公室,回家说好了会早点回來,但又晚了两个小时,问他却狡辩说是一个人在逛太平洋,一个男人在太平洋里逛了差不多四个小时,谁会相信呢,我当然不信,所以我一定要他告诉我具体在什么地方,他一副死不承认的样子,我只觉得全身的血液直往脑门上冲,头脑一发热就割了自己,后來想想好后悔,是他错了,我却要受这份苦。
 
    接下來的日子,就是争吵,和好,冷战,循环往复,一开始,我发现他说谎的时候还会跟他争论,吵了几次之后,他那副无赖的态度实在让我无语,我又开始后悔了,我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好好地爱自己吧,为什么一定要让自己受这么大的伤害呢,完全沒有必要和他争论下去,的确,我也沒有太多的时间与他争论什么,我还有儿子需要照顾,有时候我就想,儿子又不是我一个人生的,为什么他就不能腾出一些时间來照顾一下儿子呢,好像他不是我的老公,而是我的大儿子一样,做错了事,无法向大人交待就说谎骗一下,蒙混过关,后來,他的谎言被我识破了,我就不理他,他也不理我,而且也乐得不理我,趁我不理他的几天时间里尽可能地玩,而且尽可能晚回家,然后过了三四天,等我不再那么生气了,他再低声下气地赔礼道歉一番,这样的事情差不多每一个月就要出现两三次,我真的很累,要不是有个儿子,我真不知道怎么过下去,或许早就不在人世了吧,又或许已经离开了他。
 
    他很喜欢小孩子,但那只是对别人的孩子,自己的孩子他会买很多东西给他,也会买十几块一斤的洋水果给他,但是很少见他跟儿子一起玩,也不曾听他给儿子讲过一个故事,儿子需要签字的地方,十有**上面是我的名字,偶尔让他检查一下儿子的作业,他一看到儿子有错的地方,不是责骂,就是讽刺,儿子沒有得到父亲的关爱,自然也很不服气,他一般在家起得很晚,星期六从來也不送儿子去学校,有一次儿子催他起床,他居然跳起來就打,还用皮带把我也打得很严重,有几次吵了架,我真想离开家一走了之,但是我舍不得儿子,最后只好又忍气吞声地回家去。
 
    一个星期六,他说去公司有点事,碰巧我也要去娘家,就让他带我去,跟他说好等事办完了就一起回去,沒想到我一直等到下午一点钟他都沒有來接我,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沒有在公司,还以为他又进了麻将室,所以骑了辆车去找他,最终也沒有找到,他的同事告诉我他早上來过,但一会就回去了,午饭也沒有吃,于是打电话给他,他说在公司,我告诉他我就在公司里,他马上表现得非常恼怒,说去别处办了点事,因为是星期六,政府部门都不上班,所以我要他告诉我去办什么事了,这么重要,居然把老婆都给忘了,因为我娘家就在去政府的路上,这怎么会忘记呢,但是他却不耐烦地说,你能不能不问,我也跟他急了,什么事不能让我知道,为什么不能让我知道呢,也不知道这是他第几次说这句话了,我作了最坏的打算,他在外面有了情人,这是不能让老婆知道的事,所以我也跟他说,如果你真的在外面有了情人,那就直接告诉我吧,完全沒有必要找借口骗我,总是让我心里不好受,总是让这个家阴晴不定,我们就好聚好散,免得像现在这样活得痛苦,每到这种时候,他总是连声说沒有沒有,这是不可能的事,让我不要乱猜,真的是我乱猜吗,任何一个正常的妻子都会有这样的想法,除了情人,那还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还要让他费尽心思來骗我呢。
    欺骗你的伴侣
    前些日子,他说下午要去公司,因为有点事还沒有做好,所以睡到两点多就走了,走得时候也沒有向我打声招呼,尤其是儿子发现爸爸不见了,会问我去哪了,我只能说爸爸可能有事要做出去了,我很怀疑,在他的眼里,真的有我们母子的位置吗,到三点半的时候,我带儿子出去玩,刚要锁门,就发现沒有带钥匙,沒有办法开车,只好打电话给他,他说在公司里,马上就回來了,果然不到十分钟,就看到他冲锋似的开车进了小区,但是车是从另一个方向开來的,于是我顺口问他,是不是去某个朋友家了,因为那人是他的赌友,今天又刚好给他打过电话,车正好从那个方向开來,哪想到我一问,他就不耐烦地说,我跟你说了去公司的,问这么多做什么,我免不了说你去公司了那车为什么从那个方向來的,而且从你公司來差不多要二十多分钟,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说在公司里的,为什么这么快就到家了,沒想到他气愤地说,我喜欢从那里來不行呀,我沒有在第一个路口拐弯,在第二个路口拐弯再转回來不行啊,看着他那副蛮不讲理的模样,我只感觉到胸口发闷,透不过气來,胸口有种麻麻的感觉,我知道如果我一生气,这种麻感马上会传到四肢,然后我会全身僵硬,气晕过去,以前就发生过这种情况,于是我赶紧告诉自己不要生气,昨天还好好地跟我庆祝结婚周年呢,今天又换了一副模样,为什么要让我遇上这样一个人呢。
 
    我该如何过好以后的生活呢,继续冷战、还是跟他和好呢,还是跟他大吵大闹一场干脆离婚算了呢,这样的日子我已经过了快四年了,真的很累,可是以后我还有心情还有时间跟他吵吗,还是离婚算了,沒有必要再这样过下去,他本來以为我跟他吵架,于是两人一起去了民政局,不巧的是,那天管离婚的人刚巧不在,所以给了他逃脱的借口,离了婚,儿子怎么办,这必须是我首先要考虑的问題,我该怎么办呢,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呢?
 
    从这个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亲密伴侣对彼此有着私密的和特有的了解,从而会对彼此的行为做出敏锐的判断,从丈夫不同于平常的行为举止,小雨很敏锐地感觉到丈夫在向她撒谎,如果夫妻双方不信任彼此,这会导致他们产生一种真相偏见,这也就意味着人们有时认为伴侣是诚实的,但实际上伴侣却在说谎。
 
    有一些研究表明,在一段关系发展的早期阶段,随着伴侣相处时间的增加,女性比男性更擅长发现伴侣的欺骗行为,女性比男性能够更准确地解释人的非言语行为,理所当然地,她们能够更好地捕捉谎言这个信息,但另一方面,女性比男性更信任别人,相对而言,她们就不太可能注意到欺骗,也不会怀着疑虑非要弄个水落石出不可,所以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结论,从整体上看,女性并不比男性更擅长识破谎言。
 
    现在,有一些人,包括某些特工和心理治疗师都能很容易地识破谎言,如果说有什么人能在日常交往中洞悉你的谎言,那很可能他就是你的亲密伴侣,但是,如果相信伴侣对我们是完全透明的,也不太现实,人们不是很擅长识破谎言,尽管我们对亲密的伴侣有很多了解,但我们并不像我们自认为的那样能够区分事实和谎言,其实,如果我们说谎了,被识破的可能性要比我们想象得低很多。
 
    于是,即使在亲密关系中,人们也会说很多的谎言,而且常常不会被发现,但是,如果你现在正在欺骗你的伴侣,先不要得意洋洋,首先做的是要考虑整个局面,人们在最具回报性的关系中很少说谎,有一部分原因是,说谎违背了共同的信任,即使你的谎言沒有被识破,它也破坏了关系和氛围,徒增沒有必要的怀疑和猜忌,一旦谎言被识破,你的处境将会很糟糕,你的行为会被伴侣认为是对他的背叛与欺骗。
 
    在这里,我们要强调的是,不要把外遇当作婚姻中的一件重大事件來看待,它不是你婚姻的全部,所以,不要因此而急着否定你的婚姻,我们要弄清楚这次事件的來龙去脉,每一个细节,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这个阶段,我们不要斤斤计较于丈夫的谎言,要弄清楚很多问題,包括丈夫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和谁,在什么样的状况下发生的,这情况发生到什么程度,发生的次数,关系维持时间的长短,等等,还有一点很重要,丈夫在外遇事件中他的感受如何,他得到了什么,要面对这些问題是需要智慧和勇气的。
 
    我们问这些问題,并不是要在道德上去审判自己的伴侣,而是要就整个事件做一个评估,为最后的选择做准备,当然作为妻子,面对这些问題的答案时保持一个客观、冷静的心态并不容易,但慢慢地你会发现,这种态度在解决问題时格外重要,如果你沒有很好地充分地处理自己的情绪,你就会把很多不理智的成分过多地带入到这个情景中,以至于你会选择性地去听、去想,而无法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最终影响你接下來要做出的判断和选择,这时,我们也无法要求妻子为了保持客观就要很冷静地去处理每一件事,那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我们要努力做到冷静和理智,冷静地分析谎言,理智地做出决定,这才会使我们受到的伤害和遭受的损失降到最低。
 
    在这里,我们要做的就是全面、详细地了解外遇事件的真实情况,如果沒有很好地做到全面了解,猜测任何谎言对外遇事件做出评估是非常不利的,这主要包含两个方面:一个是对事件的危险性做出了过高的评估,例如丈夫其实已经对外遇行为悔过,并主动采取和外遇方分手的行动,而妻子过度关注丈夫的外遇本身,只关注丈夫对其他异性产生感情,只关注丈夫对当初誓言的背叛,而忽略了丈夫想要回归家庭的做法,这就很容易对丈夫的“外遇事件”的危险性评价过高;另外一个就是对事件的危险性评价过低,例如沒有足够了解丈夫外遇的深层原因,就直接选择原谅丈夫,而忽略了丈夫是否会有再次外遇的可能,所以要准确的评估外遇事件的危险性,我们除了了解这次事件的情况之外,还要关注丈夫出轨的重要原因。